戴维·洛奇

编辑:苗条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25 13:04:16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戴维·洛奇(David Lodge),英国著名小说家和文学评论家。
中文名
戴维·洛奇
外文名
David Lodge
出生地
伦敦
出生日期
1935年

戴维·洛奇简介

编辑
1935年生于伦敦,先后就读于伦敦大学伯明翰大学,获博士学位。从1960年至1987年一直在伯明翰大学英语系任教。1987年提前退休成为专业作家,但仍为伯明翰大学荣誉教授,并一直担任英国皇家文学会会员。

戴维·洛奇作品

编辑
戴维·洛奇著述颇丰,其长篇小说主要有《电影迷》(1960)、《你这个傻瓜》(1962)、《大英博物馆在倒塌》(1965)、《避难所之外》(1970)、《换位》(1975)、《你能走多远?》(1980)、《小世界》(1984)、《美好的工作》(1988)、《天堂消息》(1991)和《治疗》(1995)。他的文学批评著作主要包括《小说的语言》(1966)、《格雷厄姆·格林》(1966)、《十字路口的小说家》(1971)、《伊夫林·沃》(1971)、《现代写作方式》(1977)、《运用结构主义》(1981)、《巴赫金之后:小说与批评论文集》(1990)和《小说的艺术》(1992)。另外还编有《二十世纪文学批评》(1972)和《现代批评理论》(1988);剧本《四面墙》(1963)、《击中要害》(1965)和《写作游戏》(1990)等。

戴维·洛奇风格

编辑
作为身兼二职的学者型作家,他总是试图在小说中反映学术界的各种现象。他的最著名的小说几乎都是以知识分子(校园内外的教授与学生)为主要人物,以学术、文化界写作背景的。他的著名的“校园三部曲”可谓这方面的代表,这三部小说--《换位》、《小世界》和《美好的工作》--具有互文关系,反映的基本上是与学术界相关的故事。
洛奇的小说在文化态度、审美观念以及艺术形式等各个侧面都颇具后现代特质。这位谙熟自结构主义以来各种文论新潮和创作技巧的大学教授,在谈到他自己的创作时说:“需要调和一种我早就发现的矛盾——在我写评论时,我对杰出的现代主义作家一直十分崇敬,而我个人的创作实践却是五十年代的那种反现代主义的新现实主义。” 于是,诸如拼贴、狂欢和语言的不确定性等后现代概念常被用来阐释他的创作特征,而互文、打破时间的统一性和取消不同文体的界限等也是他常用的技巧。
作为一个兼具批评家身份的作家,他对以现实主义小说为主的多种小说美学风格的深入研究,最终体现为对小说叙事技巧全面和娴熟的把握,也造成了他的小说风格并非单纯的后现代叙事,而是在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、后现代主义之间的徘徊状态。就此而言,他的小说风格通常被认为是后现代主义之后对传统的回归,具有现实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双重特点。
和传统的英国写实文学不同,他的小说总是喜欢以一种群像式的视角出发,将特定时空下(通常是校园)的不同人物的命运交织成为一个复杂而有序的网络,通过整体构思上大胆的“巧合”情节设置,对人物和事件不断进行选择和取舍,在作品中最好的体现了他的学术观点:反对激进的“零度写作”等方法,认为作品中的场景出于作者有意识的构思;小说写作是一种游戏,一种至少需要读者和作者两个人玩的游戏。作者企图在文本本身之外控制和指导读者的反应,就像一个玩牌者不时从他的座位上站起来,绕过桌子去看对家的牌,指点他应该出哪一张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洛奇的小说实践一开始就和法国式的先锋文学有很大的不同,他的小说相对重视情节的设置,在文本上没有过多的实验色彩;尽管也喜欢在小说中综合调用各种文体表现手段,如书信、文摘、新闻报道等,但这些手段显得干净利落,没有晦涩难解的抽象化主题和故作高深的哲理说教;他对接受美学的认同,使得他更注重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的能动作用,看重读者根据文本和自己的意识投射构建新的意义,从而获得一种审美活动的享受或者快感。

戴维·洛奇思想

编辑
洛奇自己曾说,“因为我本人是个学院派批评家……[所以]我是个自觉意识很强的小说家。在我创作时,我对自己文本的要求,与我在批评其他作家的文本时所提的要求完全相同。小说的每一部分,每一个事件、人物,甚至每个单词,都必须服从整个文本的统一构思。”洛奇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他创作的每一部小说都付出了艰辛的劳动:通过想象和描写,将人类命运交织成一个时间与空间的网络,使其在文体、修辞、道德、心理、社会和历史等诸多方面展现出意义。他从整体构思出发,对人物和事件不断进行选择和取舍,以实际作品体现他的学术观点:反对激进的“作者死了”的看法,认为作品中的各个场面并非偶然发生,也不是读者的创造,而是作者有意识的构思。
一部具有艺术价值的文学作品,从不轻易地展现它的内在含义,而是像乔伊斯艾略特的作品那样,以独特的方式使读者积极地进行参与,挖掘各种隐蔽的意义。这也正是洛奇的小说追求的目标。他的作品充满隐喻、转喻和寓言,充分调动语言和文学常规派生意义的能力,表现了一个学者把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特点。例如《小世界》的“圣杯传奇”结构,使许多人物进行漫长的旅行,在不同的地点、不同的聚会中频频相遇,发生纠葛,既保持叙述的连续性又使读者深感兴趣。这种做法使作者既可以以作品本身体现对后结构主义的否定,同时又可以以反讽的方式表现出后结构主义的某些特点:一切词语既是能指又是所指,语言无确定意义,写作系文字游戏,读者可以赋予文本以任何意义,而意义永远处于解构过程之中。柏斯对安吉莉卡的追求,温赖特写不出论文,都可以说是作者通过隐喻和转义表现他对后结构主义的看法。
然而,洛奇并不反对所有的新派理论,例如他非常赞赏接受美学的某些观点。他自己写道: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小说是一种游戏,一种至少需要两个人玩的游戏:一位读者,一位作者。作者企图在文本本身之外控制和指导读者的反应,就像一个玩牌者不时从他的座位上站起来,绕过桌子去看对家的牌,指点他该出哪一张。但愿我尚未因这样的错误而扫了读者的兴。”换句话说,由于语言本身的特殊功能,不论作家具有多么强烈的自觉意识,作品也会产生超出作家意识的某些意义;这些意义取决于读者,读者通过阅读过程不仅可以理解作家的意识,而且可以根据文本和自己的意识投射建构新的意义,从而获得一种审美活动的享受或快感。正是由于重视读者的能动作用,所以洛奇经常采用读者喜闻乐见的方式表现寓意深刻的事件。[1] 

戴维·洛奇题材

编辑
从题材上看,他善写知识分子和学术界的生活。他的最著名的小说几乎都以知识分子(如教授和学生)为主要人物,以文化界的事件向社会辐射。 “学院三部曲”可谓是这类小说的代表。例如《换位》写美国和英国两个教授根据交流计划互换了职位,他们经历了一系列的文化冲突之后,渐渐融入当地的环境,卷入了当地的学潮,并且在不知不觉中交换了妻子、家庭和汽车。《小世界》除继续写两个教授之外,以年轻教师珀斯和安吉莉卡为主角,描述当代西方学术界的种种景象,从学术会议到爱情追求,从追名逐利到寻欢作乐,从理论阐释到道德观念的冲突,展现了一幅生动而有趣的社会画面。《好工作》通过年轻女教师罗宾小姐和工厂厂长维克的关系,从学校生活辐射到社会,描写了大学与工业社会、女权主义与大男子主义、人文学者与企业家之间的种种矛盾。显然,这种题材的选择与洛奇作为教授的身份和经历是分不开的。[1] 

戴维·洛奇写作技巧

编辑
在写作技巧方面,他的作品贯穿着自己的理论。他以现代语言学理论为基础,充分运用隐喻、讽喻和转喻,在总体构思的框架内,调动各种喜剧因素,写得诙谐幽默,妙趣横生。他打破传统时空关系,强调现时的经验;不注重时间的连续顺序,强调事件在空间中的真实存在。因此他的作品叙述常常像电影的蒙太奇或闪回法,穿插、跳跃、交叉,构成一个绝对空间中的客体。但叙述又有点像照相式的现实主义,仿佛抽象表现主义在反描写的抽象之后又回到描写,而最终并不是现实主义的描写。洛奇的小说具有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双重特点。
洛奇善于综合运用其它文类的技巧和特征,如哥特式小说、爱情传奇、流行传记、侦探小说、犯罪小说、等等。他一方面保持高雅文化品位,同时考虑到大众读者所受的商业化污染,又力图跨越高级艺术和商业形式之间的鸿沟,走出一条雅俗共赏的道路。因此他的作品里常常穿插浪漫的爱情故事,甚至有时出现性生活、夜总会、X级电影和脱衣舞的描写。他借用侦探小说中的神秘和悬念,通过寓言和象征,尽可能抓住读者的心理,使他们既喜欢阅读又必须充分展开想象。所以,尽管洛奇的小说不乏深刻的寓意,但总是具有强烈的可读性。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学家 小说 外国 其他 人物